规模化养殖再度袭来

新闻中心

在“瘦肉精”风波与猪肉行情的巨烈震荡中,占据全国生猪饲养半壁江山的“散户”们纷纷卸甲,而河南的各大养殖企业却从中嗅到了商机。“瘦肉精”余波:“济源养殖场马上要启动了,年出栏规模将达20万到30万头。”6月2日,因“瘦肉精”停产近80天的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复产。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同时透露,双汇将发展上游养殖业,强化产业链源头控制。“影响不小,”瘦肉精”事情出来后,一些地方禁止河南的生猪入市。”5月19日,河南省政府一位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该省将针对“瘦肉精”以及非法食品添加剂开展为期一年的专项治理活动。自今年3月份河南双汇“瘦肉精”事件曝光后,公众一度“谈猪变色”。不过,硬币的另一面却是猪肉价格不降反升。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日前监测显示,目前,全国猪肉价格同比上涨43.5%,一些地区同比涨幅超过50%。以即将来临的“淡季”为背景,猪肉此番行情令人震惊。猪肉价格“过山车”般的行情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淡季”不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猪肉价格一直在小幅上涨。”河南省肉类协会会长刘承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五一过后,猪肉市场就进入淡季,但猪肉价格一直在涨,这与往年同期猪肉价格的走势有所不同。“养殖成本的提高直接导致了国内猪肉价格的上涨。”刘承信坦言,生猪养殖中饲料成本约占60%,饲料成本中玉米约占60%。目前,国内玉米、小麦等主要粮食品种价格大幅上涨,其中,猪饲料的主原料玉米的价格达2.2元/公斤左右,与去年相比上涨约20%。此外,生猪存栏量不足、供需趋紧也是猪肉价格走高的重要原因。相关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国内的生猪存栏量为44750万头,环比上涨0.77%,能繁母猪存栏量为4710万头,同比下跌2.69%,3月份全国母猪存栏总量已经降至三年来的最低位。“这一轮猪肉价格上涨,是多个因素造成的。”中国肉类协会的一位专家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2008年猪价高涨,各路资本纷纷进入养猪业;2009年,生猪供应进入过剩阶段,进入亏损期;2010年上半年猪病导致生猪价格一落千丈,一些散养户不愿意补栏,甚至出现农户宰杀母猪现象,这导致今年仔猪数量减少。今年3月份,“瘦肉精”事件发生后,各地进行生猪源大排查,一些地方“不合格”生猪被“处理”,致使猪源减少,进一步加剧了生猪市场供应紧张的局面。“目前的上涨属于恢复性上涨,去年猪价太低了,已经到了猪贱伤农的地步了,才会出现同比高达50%的涨幅。”刘承信坦言,猪肉价格持续上涨会给CPI带来一定的压力,不过,恢复性上涨有助于保护猪农养殖的积极性。据了解,自2010年亏损开始,“撑不住了”的大量中小养殖户纷纷退出养猪行业。“今年是中国生猪产业结构大洗牌的一年。”上述中国肉类协会的专家表示。淡出“江湖”的散户们“现在,生猪价格已经涨到8块多一斤,快接近2008年猪价高涨时的水平了。”刘承信说。但这一切对刘花已经没有吸引力了。“怕了,价钱再高也不养了。”5月23日,河南省鲁山县的刘花说。现年43岁的刘花,家里种了5亩多地,丈夫外出打工,自己就在家养了30来头“肉猪”想赚点钱补贴家用。但始料未及的是,去年猪价一路狂跌,四五月份的时候,跌至四五块钱一斤,刘花养的30来头猪一下子赔了2000多块,实在受不住了,全卖了。与刘花同村的老胡,有自己的“猪场”,已经养了四五年的他,现在成了该村唯一的养猪专业户。令“咬牙”撑下来的老胡略感欣慰的是猪价已经涨了上来,“现在涨了,再养一段时间吧,等行情不好了,就干点别的,想种点蔬菜。”大涨大落过山车般的行情成了老胡的“心病”。老胡介绍,他所在的村子有近3000户人家,以前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养猪,现在,70%都不养了。“以前饲料很好卖,现在村里的人养猪的少了,不好卖了。”兼营饲料的老胡说。“过完年到现在,就收了50来头猪,不好收,玉米饲料都很贵,养一两头不赚钱,村民自己家里都不愿意养了。”老胡村里的生猪经纪人张占强说。而令河南焦作市的一些村民心有余悸的则是“瘦肉精”的威力。“前段时间”瘦肉精”排查得紧,上边的人怕查出来有问题,把当地一些老百姓喂的猪,直接拉走埋掉,给农户点钱打发了。”河南省焦作市的一位王姓生猪经纪人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目前,尽管生猪价格一路高歌猛进,但散户们养猪的热情并未再次激荡。与散户们不同的是,河南各大企业已开始新一轮跑马圈地。规模化养殖再度袭来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统计,目前,我国生猪养殖场的养殖规模还普遍较小,年出栏5万头以上的规模养殖企业合计出栏数占全国总出栏数仅约0.64%。而生猪养殖产业亦是所有养殖行业中最为分散的行业,其中,规模最大的龙头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也不到1%。“生猪养殖业仍处于相对分散的状态,散户依然占全国生猪饲养总量的46%,散养户往往追求短期利益,容易因猪价的涨跌”一哄而上,一哄而下”,这也是造成国内生猪价格大幅波动的主要原因。”刘承信表示。而以散户养殖为主的模式,导致猪肉价格的周期性剧烈波动,猪价的飙升一度成为拉动CPI的主力,令普通消费者苦不堪言,在生猪供过于求、肉价大跌时又会挫伤养殖户的积极性。“猪贱伤农,肉贵伤民”,成了一个难题。与此同时,分散的养殖模式也使质量监管的难度增大,猪肉制品的安全事件频发,从今年“瘦肉精”事件的爆发中可见一斑。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与生猪散养户不同,专业的规模化生猪养殖企业在猪价大幅波动时,不会盲目扩产或减产,而其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监管亦相对容易。“大规模养殖的企业是不敢乱加”瘦肉精”的,前期投资很大,一旦出了问题,会血本无归的,他们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刘承信表示。近年来,为促进养猪业的规模化发展,国家亦出台一系列政策鼓励规模化养殖。2009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2009年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的若干意见》提出“继续落实相关补贴政策,加快发展畜牧水产规模化”“采取市场预警、储备调节、增加险种、期货交易等措施,稳定发展生猪产业”。而随着家家户户的分散养殖户逐渐退出养猪市场,各大企业开始摩拳擦掌,攻城略地,进行新一轮的扩张。4月28日,总投资2.3亿元的河南省汝州市三源牧业20万头生猪养殖基地举行奠基仪式。该生猪养殖基地项目将采用生物育种及国际先进养殖技术,建成年出栏种猪、商品猪20万头,将成为豫西南地区影响力较大的生猪养殖基地。5月10日,在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县西李村乡的大山中,河南雏鹰农牧股份有限公司的100万头生态养猪项目正式开工奠基。紧随其后,河南牧原卧龙公司150万头生猪项目在南阳市卧龙区陆营镇投产。据悉,该项目总投资21亿元。其中,将建设45万吨的饲料厂,150万头的生猪养殖基地以及150万头生猪屠宰场。而饱受“瘦肉精”之苦的双汇为了确保食品安全,亦确立了今后加快发展生猪养殖业,进一步完善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战略。“屠宰厂建到哪里,配套的养殖场就跟着建到哪里。”万隆表示,围绕屠宰工厂配套建设年出栏50万头的生猪养殖基地,并配套建设年产20万吨的饲料厂,以此来保证对上游生猪资源的安全控制。此间,《中国经济周刊》两次致电双汇集团,欲了解上述举措详尽信息,均被该集团相关人士婉拒。在“瘦肉精”阴云与“双汇危机”的影响之下,三源牧业、雏鹰农牧、牧原卧龙等河南养殖巨头也拒绝就产业时局的研判、规模化养猪面临的资金、技术、人才、污染等难题的破茧置评,“低调”似乎成了这些企业的共同标签。“养猪并不容易,这么多企业大规模地一哄而上,能否养好猪,能否破解猪价怪圈,仍需时间的检验。”一位业内专家如此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