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廉价食物的真实成本

每次公开介绍“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总会有人提问:“为什么价格会这么贵?难道只是为富人服务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回到村里的小院看看。

村里小院日常生活的年轻人大概有三十多人,每天都会在我们村里的小院食堂一起吃饭,小院吃到的所有食材几乎都是来自我们自己的农场和村子周边,当然,要满足这样一个生活的可能性,还要有很多附加的前提条件:

首先,要发自内心地感谢大自然的恩赐。因为食物足够丰富,即使农场不用任何的化学品,可整个季节的产出都是很充足的,特别是马齿苋、扫帚苗、野苋菜,这些野菜从四月到十月份就源源不断地由大自然供给。

当然,也要感谢所有劳动者付出的劳动,才有我们更加丰富的品种。虽然有些菜不如市场的蔬菜样子好看,但我们自己这些“生消者”们,真的觉得蔬菜的样貌不重要。我经常在给“分享收获”的会员配送完之后,捡一些扭曲的茄子、有虫眼的辣椒、巨大的西葫芦、很小的土豆回家,外貌丝毫不影响口味。这些蔬菜拿回家后,用水简单一冲就可以了。吃这些蔬菜的同时还节约了很多水。

瓜果类的蔬菜如果不切开,完全就可以带着泥土放在阴凉处。叶类菜则可以包上塑料袋放到冰箱里。根茎类的蔬菜则最好放在纸盒里然后放在阴凉处。蔬菜本身就有一层防护膜,不吃的话尽量不要清洗。

五月份的时候,我们经常吃西葫芦,会做蒜蓉西葫芦和虾皮西葫芦;六月份的时候我们经常吃黄瓜,如果只剩下几根黄瓜,每天早晨切断放醋和花椒油凉拌,然后熬一锅五谷杂粮粥;七月份的时候,西红柿炒鸡蛋则是必不可少的;八月份则有越来越多的茄子和辣椒,可以红烧也可以醋溜。

随着季节吃饭,不仅仅是顺应自然,更是对自己身体有好处,在人体需要什么的季节就能有相应的蔬菜收获。《黄帝内经》说: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春三月就有清热利尿的莴笋、养血止血的菠菜;夏三月则有清热解毒的丝瓜、补中和血的西红柿、消肿止痛的茄子;秋三月则有藕、甘蔗、梨;冬三月则是白薯、萝卜。

早晨喝一碗五谷杂粮粥,内含营养丰富的豆类、小米、糙米等,提供足量的植物蛋白、维生素和粗纤维。中午则是两三个蔬菜。晚上以清淡为主。同时,要少油、少盐且不放味精。这些调料也尽可能从我们的农民朋友手里获得,比如河北小农的红豆、绿豆,山西的有机醋,张北的亚麻油。食物自然有天然的味道。

云顶娱乐,以午饭两菜一饭计算,一顿有机餐的成本也不过十二块钱。

我们在超市或者菜市场购买的蔬菜,通常被我们称为“商品菜”,就是能够配送给会员的品相比较好的蔬菜,例如蔬菜不能有太多虫眼、黄瓜不能太弯、西红柿不能有畸形果等。有机种植的蔬菜并非品相都不好,但种植过程的科学管理是非常重要的,管理不当,商品果的比例就可能比较低,再加上某些时候储存不当、长途运输丢失损耗、中间环节比较长,就导致我们目前所说的世界平均的食物损耗现状——目前,超过30%生产的食物在到达餐桌前就被浪费掉了。这些浪费的食物约14.3亿吨,占全球食物总量的三分之一。

其次,还要调整我们的消费价值观。作为杂食动物的人类,并非食物链越高饮食就越健康,而过高的食物链则面对的是更高的资源消耗量以及更高的成本。为什么我们有钱之后会购买宝马、奔驰汽车,有人告诉我这是一种品质的象征,那么为什么在支付真正食品的价格时却总是认为贵呢?

对于很多人来说,消费有机食品需要改变生活方式甚至是价值观。有一位成员跟我说,过去她每个月攒点钱就想换手机或者买昂贵的饰品,从她深入的了解了食品问题之后,她开始计划每个月的支出,调整更多支出来购买有机产品,并不再买那些金银首饰了。自从做农业以来,我去逛商场的机会减少很多,但每次去都会有很强烈的感受,比如一双品牌的鞋就要500甚至更高的价格,一件衣服也要几百上千元,而这些工业化的产品的生产时间和投入劳动的辛苦程度怎么能和一棵至少要45天才能长成的小油菜相比?

于是,此时我们得想想廉价食品的真实成本是多少?

首先,肯定包括农业生产资料的投入,如种子、化肥、农药,还有劳动者劳动力的投入,就单独生产氮肥一项,每年使用的天然气就占30%;

其次,还应该包括农药和化肥造成的环境的治理成本,目前中国的面源污染第一位就是由种养殖污染导致的,贡献率甚至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当然,还要包括不健康的食品对人身体的损害而需要支付的医疗成本。纪录片《玉米大亨》讲述两个美国年轻人种植了一英亩玉米地并最终跟踪收获的玉米到哪去了的故事。其中,驱动两个年轻人做这个事情的原因就是“从我们这一代人开始,美国人的寿命在降低,我们想知道为什么”。美国人的恩格尔系数是降低了,然而这个数值的代价却是美国人的医疗支出占总收入的20%。而且我们了解到平均每四个美国成年人就有一例糖尿病患者,每三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肥胖病患者,还有很多奇怪的过敏症。

当然,这里我们不能忽略掉常规食品体系很多方面都有补贴,例如,大型的养殖场和屠宰场有各种政策的支持和保护甚至补贴,对于玉米种植的高补贴使得养殖成本越来越低,而在小型农场宰杀销售就受到限制,且成本较高。常规食物体系中无论是科研还是商业中的物流等方面,都有大量资源的倾斜,而小型农场如果要自己参与这些体系,则成本更高。如果有机农业能够从种子到餐桌的整个链条也能获得常规体系的支持的话,那么有机食品价格自然也会降低。

总之,我遵循的健康饮食原则是,尽可能吃真正的食物,多吃有机的植物性食品,而且饮食要有节制。同时,尽可能的要自己做饭,并认真的体会每顿饭和家人共享的快乐。

205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90亿,地球人口和资源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目前,有40%耕地土壤流失、过度放牧、肥力降低,森林变为牧场和农地,80%的热带地区的耕地是由热带雨林转化而来。

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容纳农业的出现,都市农业作为人重新与自然建立连接的一种形式,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同期兴起。周末的都市农夫开始过着“半农半X”的生活,周末到城市的郊区农村做农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订购当地社区支持型农场的农产品,吃在当地、吃在当季,消费者变成了农户的投资者,预期回报是一年的健康食物;消费者还是共同生产者,给农户提供各种支持;农户则承诺生产多样化优质的食物、生产过程透明、推动社区食物安全。

在城市里已经逐渐消失的市集又开始出现在市中心,人们重新回归烹饪。减少对不可再生能源的依赖,更有效利用土地,建立更合理的饮食结构,降低我们的食物链。消费者、农户之间架起一道友善沟通的桥梁,在城市和乡村之间重新构建一个公共的空间,这个空间是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诚信、关爱、尊重的基础。

每个人的餐盘都在食物体系中扮演着重要的影响,每个你的选择都连接着你与食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本文来源:农家石嫣的博客

相关文章